首頁 公司概況 公司新聞 企業文化 科技環保 社會責任 黨群工作 人力資源
職工文苑
巍山記

2014年春節,我來到云南巍山,一座傳說中“未被打擾的古城”。

巍山是一座小城,也是一個歷史文化名城。唐代時期,這里是南詔國的發祥地和南詔國初期的都城。明清之際,人文薈萃,是清代冊封的云南四個“文獻名邦”之一。在歷史的風云變幻中,巍山漸漸從一個在史書上留有一筆的名城演變為名副其實的小城。

巍山古城是一座始建于明代,后為清代重建的古城,城內街道呈“井”字機構,而居于城中央位置則是星拱樓,四面分別懸掛著“瑞藹華峰”、“巍霞擁鶴”“玉環瓜浦”、“蒼影盤龍”的牌匾。

還是從巍山的清晨說起吧。和許多小城一樣,從沉睡中醒來的街巷,最先開張的自然是大大小小、略顯凌亂的飲食攤位。也許是春節長假的緣故,當地大多數人還窩在家里沒出門,過早的人不算多。

當地最富盛名的小吃自然要數一根面了。一根面又稱扯扯面,一碗面就是一根面。站在有名的“長壽一根面”的店門口看了半天,也不知道他們是怎么弄的,把手工揉面抹油抻好的面條,目測怎么也有幾十米長的一根面條盤成一圈圈的,厚厚地墩放在案板上,來一位客人便扯起面條揪斷一截放在熱騰騰的滾水里,挺方便也挺有意思的。至于口感嘛,以我們貴陽人的飲食標準來說就是不彈牙。不過,幾十米,甚至上百米長的一根面,用手工均勻地拉扯出來不斷,手頭也是有功夫,夠有特色的,算得上是一份有難度的手藝。據說巍山一根面的最長記錄是1704米,早已被載入吉尼斯世界紀錄。

走在巍山古城的街道上,可以看到不少茶室,說是茶室其實并不在屋內,準確地說應是茶攤較為合適一些。這樣的茶室往往開在街道的十字路口較為寬敞的地方,就在樹蔭下支起幾個遮陽棚,放上十來張桌子,地上再豎著放上一塊茶室的牌子就成了。有意思的是,一路看來,這種茶室的名稱都是以主人的名字來命名的,主人叫什么名字,茶室就叫“某某茶室”,一點也不花哨,更不用說起什么高大上的名字了。茶具是一水的青花瓷,倒也淡雅。茶是當地產的茶葉,粗枝大葉的,茶湯過于偏黃,價格倒是極親民而公道的,五元一碗。續水也不用喊老板來招呼,早在上茶的時候便順帶提一個溫水瓶擺在桌上,客人需要時自己添水。喝茶的人也挺有意思,和我們平常間去茶館往往是幾個朋友約起不一樣,當地人喜歡一家人出來喝茶,大人小孩老老少少在一起,邊喝邊聊天說著家長里短,倒也其樂融融。

不過在巍山我以為最美的當數茶花了,而春節時值茶花盛開,當然不能少了去巍寶山上欣賞那株鼎鼎大名的茶花王。在見到這株茶樹之前,我從沒想象過茶花竟然也能長得這般高大。這株生長在巍寶山靈官殿內的山茶樹,是明代晚期由道人種植在花臺內的,樹齡近400年,樹高18米左右,品種為獅子頭,俗名九心十八瓣,據說是世界上人工種植最高的茶花樹。站在樹下仰望,湛藍的天空下,遠遠高過殿宇屋脊的山茶樹和四圍的飛檐峭壁相映成趣,那閃爍在青枝綠葉間的滿樹紅花迎空綻放,分外耀眼奪目,讓人嘆為觀止。當地人給它起了個別致的雅名“照殿紅”,倒也寫實傳神,真不愧為“山茶流紅”的勝景。

和其他地方的古城一樣,巍山古城里有一條街上也開設了幾家古玩鋪,在里面閑逛的外地人居多。有趣的是鋪子里賣的玩意多是些民俗用品,馬鞍,馬燈,銅鈴,繡品,甲馬版畫,木盆,木質的雕花窗欞,甚至還有云南人愛抽的水煙筒,多少年光陰的撫摸把水煙筒打磨得光可鑒人,已變成暗紅色的竹筒包漿厚實,色澤誘人。鋪子里的陳舊感和門外街道上的比比皆是的老屋子,讓人有種時空錯亂的感覺。

黃昏時分,落日余暉中,站在青石板鋪就的老街,遙望星拱樓上“玉環瓜浦”的牌匾,城樓墻縫中搖曳的雜草,襯著一碧如洗的晴空,此時的巍山古城少了幾分歷史過往的威嚴,多了幾分人間煙火的閑適。這是我喜歡的小城,寧靜平和、淡定從容,我希望它就這么永遠存留下去,這世上不是所有的改變都是美好的。既然幾百年的光陰走過,它都能依然故我,寵辱不驚,那就這么照舊走下去好了。

足彩半全场分析